虽然目前长尾主要是一种网络现象显现出来,但其起源要早于亚马逊和易趣,甚至比网络还要早,长尾是一系列商业创新的巅峰,这可以追溯到一个多世纪以前—这些创新主要体现在我们生产、供应、配送和销售商品的方法上,举例来说,让我们回想一下使亚马逊网上购物得以实现的所有非互联网要素:联邦快递、国际标准图书编号、信用卡、关系型数据库以及条形码。

这些创新的出现和发展经历了几十年的时间,互联网所发挥的作用就是使企业能够把各种创新融合在一起,增强其实力,拓展其市场范围,换句话说,网络只是使酝酿几十年的供应链革命的诸多要素简单地结合在起了。

我们的文化和经济重心正在加速转移,从需求曲线头部的少数大热门(主流产品和市场)转向需求曲线尾部的大量科基产品和市场。在一个没有货X架空间限制和其他供应瓶颈的时代,面向特定小群体的产品和服务可以和主流热点具有同样的经济吸引力。

  1. 在任何市场中,利基产品都远远多于热门产品。而且,随着生产技术变得越来越廉价,越来越普及,利基产品的比重仍在以指数级的速度提高。
  2. 获得这些利基产品的成本正在显著下降。数字传播、强大的搜索技术和宽带的渗透力组合成了一种力量,凭借它,在线市场正在改写零售经济学。现在,许多市场已经有能力供应空前丰富的产品。
  3. 仅仅供应更多的品种并不能改变需求,消费者必须有办法找到适合他们的特殊需求和兴趣的利基产品,从自动推荐到产品排名,一系列的工具和技术都能有效地做到这一点,这些“过滤器”可以把需求推向长尾的后端。
  4. 一旦有了空前丰富的品种和用来做出选择的过滤器,需求曲线就会扁平化。热门产品和利基产品仍然存在,但热门产品的流行度会相对下降,利基产品的流行度则会相对上升。
  5. 尽管没有一个利基产品能实现大的销量,但由于利基产品数不胜数,它们聚合起来,将共同形成一个可与大热门市场相抗衡的大市场。
  6. 当以上几点全部实现,需求曲线的天然形状将会显现出来,不受供给瓶颈信息匮乏和有限货架空间的扭曲。而且,这种形状受少数大热门的支配程度,远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大。相反,它的分布就像人口本身一样分散。

降低成本的终极方法就是完全消灭原子,用字节处理一切。纯数字集合器企业只需把产品储存在硬盘上,然后通过宽带运送它们。生产、存储和销售成本接近于零,版税只有在产品售出的时候才需支付。这是最高境界的即需即印制市场:由于产品都是数字的,它们可以根据需求状况克隆和传送无数次—可能是零次,也可能是数十亿次。一个畅销大热门和一个无人问津的大冷门只是数据库中的两个不同条目而已,在新技术和硬盘经济学的时代,两者没有任何区别。